第四章 惊悸的夜

时时彩哪个平台最好 www.020ya.com

    宝马730驰骋在公路上。

    这是一条高速公路,才竣工,柏油马路宽阔平坦从市里一直延伸到省城。于道德亲自开车,没有带驾驶员。汽车起步前,于道德双手合十,闭着双眼,嘴里念叨了几句阿弥陀佛,然后才开始打火。汽车开得很快,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地朝后面消失。于超美坐在我旁边,赌气一般将脸朝着窗外,没有同我说一句话。从后面看不到于道德的表情,不过看他发狠飙车的样子,也能知道他心中憋着一股子气。

    我将车窗打开一道缝,一丝寒风即刻涌进来,于美人生气地用手肘了肘我,我赶紧关上。

    昨天晚上,她叫我去宾馆会面的时候,喝了不少酒,嘴里喷出强烈的酒精味,几乎能把我熏晕。她眼瞳幽亮,穿着火红的紧身毛衣,将她酥胸映衬得血色浪漫。

    一见我,她就蛇一般缠绕着我,将身子死死贴紧了我,呜咽着喊:"大哥哥,我的好兔哥哟!"

    说实话,我平时也喝酒,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不会主动喝,更烦女人喝酒,更何况对方是我的女人,一个这么漂亮,这样风情万种的女人。嗅着她口中喷涌出来的酒糟味儿,我差一点呕吐。

    她却不管不顾,用舌头将我的嘴巴顶开,将我死死地朝床那里拽。她的力量不知为何那么大,嘴里还啊啊地哈气。闻到那股子浓烈的酒精味道,我就没有了那种情绪,猛地挣开了她。她软软地倒在床上,双手抓着枕头,突然母狼一般哭号起来。

    我站在床边,冷静地望着她,望着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

    从于道德对她的态度我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起码在于道德那里,她是一个资本家的走狗。此刻我面前,还浮现着于道德望着她酥胸那淫亵的眼光以及暧昧的动作。天,我是怎么了,将自己美好的一生,系在了这个女人的裤腰带上?不,不,我绝不会将她作为我的终身伴侣,但是目前,起码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会像魔鬼的影子一般追随在我的左右。

    她如软体动物一般在床上蠕动,双手抓着枕头,嘴里发出呃呃的奇怪的声响:"你……你……不得好死……"

    她咬牙切齿骂着什么人。这个娇艳的女人,她难道还有仇人?在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时候,她还这样骂着他,那么她对这人一定仇恨到骨子里。

    这个人,会是谁呢?难道是于道德?

    望着这个曾经非常傲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的娇艳女人,我真的好恨哪!臭婆娘,你喝啊,把你喝死才好呢。瞥着她那要死要活的样子,我突然高兴起来。哈,臭妖精,你就醉吧,酒精可是女人的天敌。

    我正胡思乱想,她突然一翻身,不知怎么就掉在地上,双手抠着嘴巴,哇哇地干呕起来。闻着那刺鼻的酒味,我赶紧将垃圾桶踢到她面前。她活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桶沿哇哇呕吐起来。望着她那乌油油的头发,白皙细腻的脖子以及颤抖着的身躯,我又有些怜惜起来。这个如花似朵的女人,年纪轻轻就这样自暴自弃,总有她堕落的理由吧?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女人不追求富贵,也许她做的这一切,不是她的本意。

    她缓缓将头抬起来,脸色苍白,眼眶里噙满闪烁的珠泪:"吴正,我失态了……我好口渴……"

    我将自己的目光从她雪白的脖子挪开,走到茶几前,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她。她几口喝光,惨兮兮地望着我。

    我扶她坐在床沿上,在她旁边坐下。此刻她已清醒好多,双手握着我的手,将凄迷的目光对着我,眼里满是柔情。突然,她呜咽着叫了一声:"吴正——"将头埋在我的双腿上,号啕大哭起来。她浑身颤抖,尽情地哭号着,那哭声如尖刀一般狠狠扎在我的心里,一瞬时我倒不知该怎么办了。我搂着她浑圆的肩头,拍了拍,表示安慰。"美美你别哭,有什么为难的事讲出来我们共同对付,比你一个人憋在心里好啊。"望着她抽搐着的身子,那洁白的脖颈,小巧玲珑的耳廓子,搂抱着这团温暖的躯体,我动了真感情。

    她止住哭声,从我双腿间抬起身子,靠着我,一眨不眨地望着我。这是一个多么娇媚的女人哟!那哀怨的目光,宛若秋水一般荧荧泛光。白皙细腻的脸庞,上面还有星点泪痕,宛若梨花带露。

    真的是天生尤物??!要是我们没有那噩梦般的开始,要是我没有看见她和于道德之间的暧昧,我会如疯狗一般追求她!可是,由于有了这些,我虽然钦羡她的外表,但我也只是敷衍迎合。

    水一般的柔情缓缓在我心中浸漫,我的目光好柔和,活像春风一样轻拂着她。她站起来,望着我的软软目光,她如小兔子一般战栗了一下,对我莞尔一笑,那笑,好甜蜜。"吴哥,我今天心情不舒畅,没有影响你的情绪吧?"

    我笑了笑:"哪里,不是你的不舒畅影响了我,而是你有心事不愿意给我讲,我感到难过。"

    "我哪有那么多心事藏着掖着?不过就是老大不小了,名不成功不就,狗一般凄惶样子。明里呢,我是明星公司驻市办主任,有地方拿工资,工作也算有着落。但是这工作能长久?再说,没有男人真正喜欢我,猪不吃狗不啃,心情哪里能舒坦?"

    我打着哈哈道:"美人,你这样年轻靓丽,还有那么有势力的干爹,还怕没有男人喜欢?"

    "请你别在我面前说什么狗屁干爹,我烦!"她恶狠狠地说,"吴科长,我这么一块丰美肥沃的田地摆在面前,你心里没有想法?"

    这贱女人,居然把自己比喻作田地,那我能是辛勤耕耘的农夫?哈,无耻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正眼看她?我笑眯眯地望着她,且看这个女人将如何表演。

    "你放心,虽然我知道自己发贱,把自己如臭肉一般送到你面前。不过请你相信,我自知之明还有的,不会死缠着你。"她鄙夷地望着我,将毛衣扣子一颗颗解开。

    我被她那冷冷的神情打懵了。这个妖女,怎么活像长着带钩子一般的眼睛,能够窥视别人心内最隐秘的东西?一瞬时,我不禁耷拉着脑袋,嘴巴却如死去的鸭嘴一般硬邦邦的。"于超美同志,我爱你,这点请你最好相信。当然你不相信也没关系,我可以现在就走。"说罢,我恋恋地望着那团诱惑人的乳白,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她赶紧堵在门口,哀怨地望着我:"兔,你在于道德面前大言不惭地表明了同我的关系,以为你现在能全身而退?哈哈,既然我们是恋人,干吗我们不做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春宵一刻啊,来来,听话,我的宝贝!"说罢,她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将灯一下拧灭,将我的衣服扣子一颗颗解掉。

    抚摸着她娇嫩细腻的脸庞,感觉湿漉漉的。怎么,她在哭?她将柔软身子紧紧地贴着我,喃喃地说:"小吴哥,我真的喜欢你,??!"那最后一声,几乎就是叹息了。

    "美人,我的好美人。"我冲动地将她搂抱着朝床边走去。她突然将我的肩头狠狠咬住,她梦呓一般说:"不忙,我把东西还你。"一股钻心的疼痛使我叫出声来。灯一下子被她打开,她从枕头下摸出一信封递给我。那是于道德塞给我的那信封,里面装着炸药般的人民币。

    "我,我不要!"望着那鼓囊囊的信封,我活像被枪弹击中,虚弱感虫子一般袭来,周身冒着虚汗,"我坚决不收别人的财物,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和道德底线。"我将那信封如垃圾一般扔在地上。

    于美人将那信封拣起,放进我衣架上的衣服口袋。她嘻嘻一笑:"我的小吴科长,你傻???5000块,足够你辛苦几个月呢!再说你不要,于道德那衰人就会放过你?别做梦了,好好跟着于大老板,管叫你有吃也有喝。"

    她的漆黑闪亮的眸子不错眼珠地望着我,将湿漉漉的嘴唇贴到了我的胸膛,又耳语一般说:"傻瓜,你要是恨一个人,就应该狗恋主人一般靠拢他,做他最忠实的追随者,找到他最致命的短处,然后将他击败,知道吗?"

    听了她的话,我好像被兜头击了一闷棒,感觉自己疲乏极了。好歹毒的女人,她真有这般心计?那么她追求我,是否也包藏了这种祸心?我的心拔凉拔凉的,一股冷气从脚心沿着骨髓直朝上涌。这女人真是太不寻常了,她在暗示什么?这肮脏的钱我自然绝对不会要,明天我就会悄悄交给纪委,这样的事情我已做过多次。不过她为什么要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她到底是真喜欢我,还是逢场作戏?遇见这样有心计的女人,我真的好无奈。我好恨自己啊,我太孟浪了,真的不是男子汉,居然在网络上将自己对这个无耻的女人全面开放,没想,我被那可恶的视频套牢!我是怎么了,记得当时我是喝了酒,喝酒之后的我,也许就不是人了,是鬼,是畜生。不,比畜生还不如!

    我望着她,真的好无奈,不禁叹息一声。

    "哈,忧心忡忡,不会又是忧国忧民吧?"她坚定地与我对视着,在她灼灼目光逼视下,我不得不将自己的目光游移到她的胸口。望着那一团绚丽的乳白,我一阵意乱神迷,冲动地伸出双手。

    她将头抬起,眼眶中闪烁着水汽,长长的睫毛中还有依稀的泪,真的泪眼凄迷??!她轻轻地叹息一般对我说:"怎么,后悔与我交往?"她轻轻抚弄着我的耳郭,痒酥酥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也知道自己很贱,真的。"她将脸紧贴着我的脸庞,轻声地道,"好哥哥,我知道你一定有许多疑问要问我。我呢,一定会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而是以后。以后什么日子呢,明天?后天?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你,舍不得离开你,好舍不得好舍不得。你会不会离开我?"她轻轻地,轻轻地又叹息了一声。

    我无言可对。我虽然面色如常,不过那是做给她看的。哈哈,恨一个人,就该狗恋主人一般恋着她,做她的忠实追随者?我心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我在想,这个尤物,果真喜欢我?那么她为什么精心设局,让我入毂?最先我还以为,她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于道德那衰人的矿产开采证,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从于道德对她的态度以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包括要去省城,都包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不然于道德不会那么穷凶极恶。于道德到底想做什么?他要我充当什么角色?这些都不得而知。我是男人,当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过要是有人暗中布置陷阱来陷害我,我也不得不进行自卫还击。

    "小吴哥哥——不,我该叫你小正哥哥,你不是吴(无),你正在我身边,你品行端正,永远永远在我身边!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她哀哀地、哀哀地说,声音哽咽。

    我几乎被她感动。一个天仙一般漂亮的女人,一个娇媚如花朵一般的女人,一个聪颖而智慧超常的女人,哀求我永远也不离开她,我能拒她于千里之外?我差不多就要答应了,她却用手一把将我的嘴巴堵?。?quot;小正哥哥,不,你不要现在回答!我给你时间,你再想一想,仔细想一想,想好了再回答,好不好?"

    我被她这反复无常的神态给弄得哭笑不得,我当然只好点头应允。认真说,我被她这种神态给感动了。我听见自己心内咯噔一下,发出金属般的铮铮声。我感觉她是认真的,虽然她也做了错事,但是她正在为自己的错误后悔。我是什么人?我无非就是一个不入品的小官员,一个领导下属的跟班,有什么值得炫耀,值得在她面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女人啊女人,你真的是一本天书,值得我终身细读。

    我是在一种强烈的自责中睡着的,依稀我听到轻轻的啜泣声。睁眼一看,灯光依然亮着,她如小猫一般乖乖地蜷曲在我身边,肩头不停地耸动着。怎么,她一直没睡?我转过身,将她温暖的身躯紧紧地搂住。"小乖乖,你在哭?求你将原因告诉我,你这样憋着,会得病的??!"我也有点哽咽,感觉自己呼吸不畅。

    "我,没有什么……不,你什么也别问,以后我会把原因告诉你,不过那得多久,连我也不知道。"她将我的手捉住,放在她温暖的、充满弹性的胸脯上。

    "小傻瓜,你这是何苦呢!"我嗔怪着说。她将头埋进我的胸窝。我感觉胸窝那里湿漉漉的,也许,她还在哭。我抓住她的肩头,摇晃着她,气咻咻地说:"小乖乖,你要不把心里话告诉我,我就立刻在你面前消失。"

    "别!别!"她泪眼迷蒙地望着我,将头摇得如拨浪鼓一样,"听话,小正哥哥,你千万千万别离开我,不然……不然,对你不好,真的。"

    望着她焦愁而惊悚的面容,我真的生气了!我的生气是有由头的。我想,我都这样对你了,你却将我的好心当作驴肝肺!我当然知道,她心中隐匿的秘密非常黑暗,不能见天日。不过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肉体已经结合在一起,精神也慢慢靠近,难道连对方的苦痛也不能分担?愚蠢啊愚蠢,你的名字是女人!

    我疲乏地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我。我看见她嘴角爬着一条黑乎乎的小溪流,天哪,那是殷红的鲜血,她竟然将自己的嘴唇咬破了!傻女啊傻女,你有什么苦痛为什么不说?我冲动地抱着她,心中充满柔情。

    半晌,她咕噜着道:"小正哥哥,你真不嫌弃我?"

    …………

    这时候,汽车吱的一声刹住。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了省城。

上一页 《官魅》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