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铁腕女人

时时彩哪个平台最好 www.020ya.com

    在镇长办公室,我掩上门,和于美人分别在竹沙发上坐了下来。望着这个谜一般的女人,这个让我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女人,我真是百感交集。

    于美人用手绢不停地揩着额头上的微汗,朝我娇媚地说:"以为你强权,压得住邪,还流氓兔呢,太懦弱,太懦弱了??!对于这样的小流氓,你还同他讲什么仁慈,开了,马上就把他开了??!"

    她脸色红润,小嘴儿如红樱桃,从那里面却喷射出一串串灼人的子弹,让我心惊胆战。望着她那高领的白色T恤,我仿佛看到里面那堂酥胸了。那是最让我动心,最让我销魂的地方。

    她突然用指头戳了我额头一下:"吴镇长,说说看,这几个月你都干了些什么?"她的眸子灼灼如炬,不错眼珠地望死了我。

    "我……"我将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游开,然后我用毫无感情色彩的语调,将这几个月的经过给她简单地描述了一番。

    "就这样简单?"她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

    "是啊,这里工作就是这样,老牛筋一样枯燥、乏味,一团漆黑,没有方向。"

    "不是还有什么艳遇吗?"她笑了,笑得妩媚而阳光,嘴角上翘,甚至脸颊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儿。

    我活像遭开水烫了一般跳起来:"没有没有,天地良心,除了你老人家,我哪里还敢有其他奢望!"

    她轻轻地,然而又语气严厉地对我说:"兔,我正告你,你不要吃着碗里想着锅里,这样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再说,你怎么这样不成熟哇?入了政界,你就是一个政治人。所谓政治人,就得宠辱不惊,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哈,你娃娃好嫩,看来我还是草率了,我真不该把我的终生托付给你。哼!"

    我如同被霜打了的菜花一般蔫了。我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有背景,不然她何以能在眨眼之间,如同变脸高手,由一个民营企业的管理人员步入政界。

    她扑哧一笑:"流氓兔,请不要用这种色迷迷的目光看我,我受不起。现在,我们是两个基层领导干部之间的交流,是真诚心灵的契合,革命感情的融合,知道吗?不然小心我控告你性骚扰。"她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摇了摇头,"流氓兔,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原本以为这几个月你已大展宏图,革命事业初具规模了,哪想你却如同困在井底的蛤蟆,蹦■不成个样子!还政治人呢,你的抱负呢?你的志向呢?你的誓言呢?就算为我,你也不该这样自甘沉沦,自暴自弃呀!"她的目光转瞬变得冰冷,让人感到寒彻心骨。

    我半晌没有开腔。她打开挎包,拿出一包香烟,取了一支点上。烟雾缭绕中,我感到自己仿如梦境。她轻佻地朝我喷吐了一口浓烟,缓缓地说:"为了你,我真的费尽精力,感觉好疲惫。你大概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告诉你,不是为了你??!我能单单为了你来这黄各,趟这堂浑水?我啊,针对性目的性很明确,就是让这里发生9级地震,这才真的任重而道远呢。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找捷径,开后门才到这里,我阳光得很,是通过公招,层层筛选才谋取到这机会。"她轻轻吁一口气,眸子却如星星一般闪烁。

    什么什么,她原来是通过正规途径来的。乡镇干部公招,是周先文上任的第一把火,没有想到却荫泽了我的于美人。这于美人,外表光鲜,内心里却好阴毒,9级地震是指让我触大霉头,还是要修理其他人?我感慨万千,一把捉住她细嫩的手,一瞬之间倒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说实话,现在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她是我美梦的源泉,是我生命之树的阳光,我千万次地想与她合而为一,永不离分。但是只要一想到她明星公司主任的身份,一想到她的狗屁干爹于道德,我的热情就很快如落潮一般消退。现在好了,哈哈,她现在是我手下,她如小草,我就如阳光一般将她罩着了。

    "兔,既然我们是政治人,官场的游戏规则却不得不遵守。为了我们远大的理想,我跟你约法三章。一,工作时间,一律同志相称,不得用感情干涉工作和代替工作;二,分工如分家,不得因为感情,越俎代庖另一方的工作;三,为了远大前程,我们须清心寡欲,见面须远离对方半米之外,在工作没有取得实绩之前,双方不得有任何身体接触,更不得提出婚嫁要求。"

    我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狗屁约法,工作与感情能是一回事?青年男女,干柴烈火,还离开对方半米之外呢,就是现在,我心内的小鬼都蠢蠢欲动,真的想一把将她搂抱住,狠狠压迫在我身下。

    她好像窥透我内心一样,轻盈地起身,将办公室门轻轻打开。她朝我努努嘴,我在她的指示下,只好坐到办公桌后我那把破椅子上。她朝我微微一笑,拎起挎包走了。

    晚上我四处找她,她却如地遁一般到处不见。我如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走,问了镇政府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打她的手机呢,回答总是没有开机。几乎快11点了,我才垂头丧气地回到院子,刚打开院子门,却狠狠地撞在一团温暖的躯体上。那人站在院子中央,小声呻吟了一声。我厉声问道:"谁?"

    那人小声回了一句:"吴镇长,对不起。"是周玲玲,从她打开着的门那里溢出的灯光映照下,她穿着睡衣,脸色煞白,眼瞳幽亮。"吴镇长,你好忙,这个时间才回?"

    我嗯了一声,转身欲走,她却一把拽住我:"吴镇长,那于超美是于道德的心腹、干女儿,这里人都知道,你千万要小心,别被那骚狐狸精迷住了。"

    我压住火气,低声道:"周校长,你也是领导,请你千万自重,不要挑拨领导之间的关系,更不要背后说人家坏话,好不好?"说罢,转身朝我住的房间走去。边走,我还能感觉到那一团火热的躯体,如同火焰一般烤灼着我。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梦境是粉红色的,在梦中,我做了新郎。我的新娘坐在床上,娇羞地望着我。那当然是我最美最喜欢的娇媚女人,我的于美人。当我正面对着她,亲吻着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却不是于美人而是周玲玲。一见新娘是别人,我唬得魂飞魄散,赶紧爬起身:"周校长,你怎么这样卑鄙,敢李代桃僵?"周玲玲冷笑道:"你更卑鄙,你不是夜夜想我,要同我交合吗?"我叫了一声醒来,却原来是春梦一场。睁开眼,却发觉自己浑身冷汗,心扑通地乱跳。隔壁真的有声响,那是从薄薄的板壁依稀传来的,轻轻的,如风一般,是压抑着的啜泣,还是浅浅的呻吟?

    第二天,我刚到办公室,正百无聊赖地翻报纸,于美人不知怎么就悄悄地站在我身旁。她身着一身得体的职业装,脸庞白皙中显出微黄,眼圈周围却有一圈黑色。我嘲讽地望着她道:"于副镇长,你老人家好忙,昨晚本镇长准备给你设接风宴,没有想到却到处找不着尊驾。你不会搞什么阴谋吧?"

    于美人将眼一横:"我做调查研究去了,难道不应该?告诉你,我那约法三章从发布之日就生效,请你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好不好?吴镇长,既然我已入阁,就麻烦你主持召开一个镇长办公会议,会议的主题一是镇领导分工,二是政府廉政建设。"

    我将满脸春色送给她看,慢悠悠地问:"于镇长,领导分工你有什么想法?廉政建设,你又有什么高招?我们虽然内外有别,不过正副职私下沟通,也算不得违反组织原则吧?"

    "呵呵,果然有些出息了。吴镇长,你猪脑髓啊,领导分工哪用得着我们考虑,人家早就私下安排好了。至于政府廉政建设,倒需要花费心思。放心,你只说议题,剩下的我自有主张。"说罢也不待我回答,就噔噔地旋风一般出去了。望着她那魔鬼一般的背影,我真恨不得兜头盖脑地骂几句,想了想,忍住了。

    镇长办公会议上午10点开始,是在镇政府独有的会议室里召开的。参加这个会议的,除了我和于美人,副镇长唐黄,还有镇办公室主任刘六子。唐黄上一届政府也是副镇长,属于等待退休那种年纪,工作得过且过,对于争权夺利并不上心。刘六子坐在沙发上,见我和唐黄、于美人来,赶紧殷勤地起身,给我们泡茶。于美人坐在我对面,我看了看距离,果真有半米多,这个女人呀!

    突然,有人狠狠地砸门。我很生气,这都是什么人呀,连规矩也不懂,镇长办公会,好歹也是领导会议,也敢来搅和。我气冲冲走过去将门打开,门口却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人,是镇党委书记王子和。

    他面色冷峻,他不冷不热地说:"吴镇长,怎么召开镇长办公会也不通知镇委?你从大机关来,基层工作规矩应该知道,政府工作可是纳入党委领导呀。再说,人家于副镇长才来,怎么说我这个一把手也得欢迎欢迎,对吧?"他死死地望着我,嘿嘿笑了,"要不是于副镇长告诉,我就错过了这个难得的机会。"说罢就朝里走,在我坐的那个位置坐下了。

    我好尴尬,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是一把手。我只好坐在他旁边,宣布开会:"今天会议议程主要有五个。一,请王书记作指示——"

    王子和急忙打断我的话:"这是镇长办公会,我只带来两只耳朵,更莫说什么指示了。吴镇长,你们说。"

    我见于美人正襟危坐,右手捏笔好像挺专心地记着什么。我整理了一下思路,重新将会议议题做了宣布:"第一,由于矿难,镇财政遇到困难。目前,因几个月没有开工资,政府职工出现思想波动,尤其是教师,已经有人上串下联,不稳定苗头疯长,需要尽快想法解决;第二,红星煤矿死难矿工家属遗留虽然解决,但是所有的补偿金都由政府垫支,需要通过司法程序对红星煤矿进行资产清算。我是这样想的,红星煤矿还有基础,不能就这样烂掉,应该注入新的资金,使它尽快恢复生产。这样,一可以尽快解决镇政府财政困难,二来也培育了我们的税源;第三,筹措款子,尽快修好镇子到市里的公路,打开制约黄各经济发展的瓶颈;四,开源节流,大力开展党风廉政建设,杜绝铺张浪费奢靡之风。"

    我的话刚一说完,王子和就发言了:"吴镇长说的我都没有意见,不过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有一个,就是镇长分工。做任何工作,主帅都非常重要。我们要充分发挥每一个镇长的特长以及主观能动作用,吴镇长,你说呢?"

    哈,有什么办法,人家说得句句在理,我只好连连点头。

    王子和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吴镇长是政府一把手,当然负责全面工作,兼管人事、财务和精神文明建设;唐黄你本身就是老农民,农村工作是你的老内行,你就负责那一块好了;至于工业和公路建设工作,我看还是由于镇长挂帅,一是她年富力强,又有知识,二呢,她熟悉这里情况,三呢,她上上下下还有一些关系。哈,这个年头,没有关系哪里能成?不过吴镇长也不能甩手不管,既然是政府一把手,当然也得扶持下属,把工作搞好。大家看,这样分工,有意见没有?"

    唐黄第一个回应:"同意,我没有意见。"于美人望了望我,没有说话。我气冲冲地站起来说:"我有意见。于副镇长一个新手,哪里能有那么大的能耐,分管这样重要的两大块事情?"

    会议室一阵冷场,于美人不错眼睛地望着王子和,眸子里几乎带着颜色。"也是哈,现在不是流行这样一句话吗,要是你恨你的属下,就让他当交通局长?"她那言外之意显得非常清楚了。我望着她那发贱的样子,真的想站起来拂袖便走。

    王子和哈哈笑了:"于镇长,你伶牙俐齿,我不同你诡辩。请你执行决定,好吗?"

    现在形势非常清楚,一比二,加上态度暧昧的于美人,我只能是少数。我只好点头,服从工作分工决定。

    当讨论到红星煤矿遗留问题时,会议明显分成了两派。王子和和唐黄倾向于将煤矿作价给明星公司。明星公司一直没有取得煤矿开采许可证,具体原因也不知是为什么,为此于道德已多次找我,要我同意将红星煤矿盘给他。我嘴里同意,心里却颇有看法。不知为什么,我憎恨于道德,我的仇恨大约来自于美人。

    我望着于美人,见她也殷殷地望着我,好像颇有看法。我清了清喉咙:"我不同意将红星煤矿盘给明星,因为明星公司目前还差欠税款。虽然明星老总说有钱,被三角债拖累,但我们目前要解决燃眉之急。我的意见,公开拍卖,吸引外地公众资金,这样也可以打开一扇对外开放的窗口。"

    王子和大不了然:"说得轻巧,我们这里连路也破破烂烂,外地资金能愿意来?再说,红星盘给明星后,所有的债权债务由它明星兜着,关政府啥事?"

    唐黄也附和道:"是啊,王书记说得很对,红星应尽快盘给明星,这样我们就省了好大一堆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啊。"

    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红星煤矿的债权债务,目前由镇政府背着,要是将它盘给明星,而明星又拿不出钱,不是又让所有被欠工资的员工伸手朝政府要钱,将矛头对准我!我恨得牙痒痒,却打不出喷嚏来。眼见着于美人本身从明星公司出来,与明星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道德还是她干爹,红星煤矿由明星接管已成定局。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王子和道:"请于副镇长发表意见。"

    我睁开眼,只见于美人微皱着眉头望着我,好像下了很大决心:"其实大家知道,我曾经在明星公司干过,与公司有一定感情。同时扶持本地企业,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是衡量一级政府能力的标准之一。"

    王子和点头道:"对,本地政府不支持本地企业,那就陷入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境地,最终,也……"王子和阴阴地瞥我一眼,收住了话头。

    于美人喝了一口水:"论理,我们该仰仗明星这样的大公司,毕竟它在我们这里是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不过确实如吴镇长所说,明星公司目前走下坡路,呆账坏账多不说,就是公司运转的资金,也是东挪西借,挖东墙补西墙。如果把红星煤矿盘给明星,很显然债务不能很快兑现。所以我同意吴镇长的意见,找一家有偿付能力的企业,哪怕是外地企业也成。其实引进外地资金并不可怕,企业在我们这,肉烂了还在锅里,有什么关系呢?旗帜,政府不也可以树?"

    哈哈,说得太绝了,我差点想给她拍巴掌,可是见王子和与唐黄那阴沉的脸色,不敢造次。

    王子和说:"现在,赞成盘给明星的是两票,同意公开招标引进外地资金两票。这事就先放一放,我们研究其他事情。"

    我赶紧说:"这事万万不可耽搁!目前,没领工资的镇政府职工,尤其是教师们意见很大。我们是坐在火山口上,说不定哪一天,这些人集体上访,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

    王子和反驳道:"那有什么了不起?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还能翻天?再说工资不是不发,是暂时拖几天,等筹措到就发。把这些情况给他们讲清楚,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据理力争:"把情况讲清楚,也要有机会有能力??!政府现在事情这么多,人手本身不够,加上拖欠工资,许多人与我们离心离德,我哪里敢上台给他们奢谈什么大道理?"

    于美人一口将话头接过:"其实,思想政治工作原本就是党委的主要工作。王书记,您老人家是老政工,这么重要的工作,该由您牵头负责吧?"

    我看见于美人朝我眨巴着眼睛,立即道:"对啊对啊,王书记,这事您就不用推辞了。唐镇长,你说对不对?"

    唐黄是一个没有长脑袋的人,见已有两个人同意,加上要是工作落在政府,说不定他自己也要摊两成,也表示赞同。一比三,王子和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刚宣布讨论廉政建设议题,于美人就抢先发言:"我们这个镇子说是财政困难,其实奢靡之风也非常严重。比如用公款吃吃喝喝,比如公费参观学习,其实就是公费旅游,还比如公车私用。尤其是上面来人就陪着进红粉女郎歌舞厅,群众意见最大。那里消费多高??!据说一瓶啤酒能卖10元,是市价的五倍,太离谱了嘛。因此我建议,以后镇里所有报销,由吴镇长一支笔签字,以杜绝奢靡之风。"

    王子和脸色一下变了。他摸出一支香烟,点上,喷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他咳嗽一声,缓缓地说:"于副镇长说的当然也有道理,奢侈之风不可长吗,不过具体问题得具体分析。就说吃喝吧,上面来人,我们不把他们伺候好,以后能在上面办事?外出参观学习,开阔视野也是必要的嘛。至于公车私用,当然不允许了,我们可以发现一起处理一起。总之,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区别对待,不能搞一刀切。"

    唐黄瞄一下王子和,瞟一瞟于美人,又瞥一瞥我,吭哧了半天才慢吞吞地道:"我同意王书记的意见。"

    于美人笑眯眯地说:"我补充一下,我们的经费报销不是一支笔而是两只笔,就是党委经费由王书记做主,政府归吴镇长管。"

    王子和这才没有吱声了。

    最后才讨论到修路问题。修路,几届政府都提出过,但是都因资金问题搁浅。说到资金,大家都感到头疼。是啊,这里工业基础薄弱,单靠农业筹措这么大一笔资金,谈何容易?讨论来讨论去,终归没有一个好办法,事情就没有定论。

    当王子和宣布散会的时候,于美人却让一直做记录的刘六子先出去,刘六子黑着脸磨蹭着走了。等刘六子出去后,于美人将门关上,偏着脑袋,笑吟吟地望着王子和道:"王书记,你是管人事工作的,政府机关中层干部违规违法,你管不管?"

    王子和沉吟着:"当然管,不过,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

    于美人冲我们做了一个鬼脸,轻轻走到门口,将门猛地打开,刘六子应声撞进屋,差点撞桌子上。王子和黑着脸训斥道:"刘主任,你还是政府中层干部,怎么连基本的组织纪律性都没有?"

    刘六子低垂着头,连声说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于美人问:"王书记,这样的中层干部,你看够格不?"

    王子和说:"他啊,是有些不地道。不过也只是一时一事。我们衡量干部,不能以偏概全,需要全方位多角度,才能有准确答案。"

    于美人道:"我知道你会这样说,不愧是老政工。全方位多角度,确实该这样看待干部。事情,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刚才出去的刘主任,上班时工作散漫,用公车办私事姑且不说。群众反映,他起码有三大毛病。一,放高利贷;二,赌博嫖娼;三,估吃霸赊。"

    王子和连问:"什么什么,有这样的事情?唐镇长你在这里时间长,有这些事情吗?"

    唐黄摇了摇头,慢悠悠地道:"这人嘴巴不紧,说话随意倒有,这不,昨天就辱骂了吴镇长。不过放高利贷,赌博嫖娼和估吃霸赊,我却没听说过。"

    王子和脸色严肃起来:"于镇长,我们是领导干部,说话可要有凭有据哟!"

    于美人打开挎包,从里面摸出厚厚一叠纸来。她将那纸推到王子和面前:"王书记,这些都是当事人揭发刘主任的材料,请您老人家过目。"

    哈哈,太绝了,想不到才两天时间,于美人居然准备了这么多钢鞭材料!我望着她那珠光闪烁的眼睛,那长着黑眼圈的眸子,真的好想好想拥抱她,狠狠地亲吻她??!

    散会王子和、唐黄走了以后,我望着正收拾笔记本站起来的于美人,走了过去。她赶紧朝一边退:"吴镇长别别别,我们不是约法三章,不得靠近半米之内?"

    我脑袋都大了:"于美人,你也太绝了,弄这些虚场合来笼我。我知道,你是另外有了人,故意用什么约法来疏远我。没有这个必要嘛,你要踢我,明说就成,哪里用得着这样,你说呢?"

    "哈,你把皮球给我踢回来了?吴镇长,我不是早告诉过你,你是流氓兔,我却是好猎手。你要想方设法离开我,我却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好自为之吧!"说罢她站起身,看也没有看我一眼,走了。

    哈,这个女人,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哟!

上一页 《官魅》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