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小说 > 冒牌干部 >

卷六 广陵风云 第一千两百零四章,见木老!

时时彩哪个平台最好 www.020ya.com 金京的军用机场在邳区外,十十年代中期,灿册机场还是极为隐蔽,并不会出现在繁华区域,在新世纪房地产圈地浪潮之后,随着城市规戈调整,军用机场所占用的土地,越发“炙手可热“形舟了部队利益输送问题严重的一环。

军用机场旁建设了招待所宾馆,主耍给一些部队领龘导干部“休息”,也是木壬“下榻”所在地。

车子通过传感器进入进入招待所宾馆,是一处风景优美的江南中式庭院,假山,流水,玄关,借着微弱灯光,依然能够看到眚砖黛瓦:好一处江南园林庭院。

负责叶老起居的是办公厅的一位副主任,附带着警卫员,还有负责生活起居的保健人员……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陈志温先进去跟木老会面。

杨子轩则在休息室内,眯着眼,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衩子轩被工作人员叫醒,陈志温巳经从里面出来,见他脸色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子轩同志,这边猜。”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来,杨子轩经过陈志温身边,陈志温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耍害怕。”见杨子轩手里还提着一些小札物,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室内温度较高,大概已经靠了供暖,工作人员推开门后,便见一须发皆白的老人手特着拐杜,目光炯炯有神,精神墨栋,杨子轩想起了木老确实是比较长寿的,不知道是保健人员得力,还是一直留在南方保健休养,远离京城政治漩涡,从而得以保全的缘故?

“你就是芋轩吧,我听说过好多次你的名字.”木振中让工作人员把门合上,便坐下。

“木老好1在这种活成精的老人家面前,杨子轩可不敢有任何嚣张气焰,在陈志温面前,他还能有点傲气,但是在木老面前,这点傲气都全然消失,“从小就是听着木老您的革龘命故事长大的,一直想拜访您呢1

“像啊,真是的很像。”木老似乎恍帜了一下,脑海浮现起当年那个英姿,哺哺自语一句之后,许久不说话。

意外的冷场,让杨子轩浑身都透不过气来,虽然说杨子轩今生也是出身于大家族,但是心性和心态却全然是前世的,和这么大的,资历这么深,活成精的老人面对面,还是感觉强烈的枸瑾和不自在,遂拿出让宋静聪准备的广陵特产和野山参,递向木老,“祝木老您健康长寿……”

“呵呵,你有心了。”木老这才从沉浸了一些回忆,回过神来,也不推辞杨子轩的札物,随手放在桌上,“坐吧1

见杨子轩屁股挨着凳子坐了半边,木老感慨笑道,“不耍枸谨,我第一次见你,你还裹着纸尿片呢口眨眼间,你都这么大了。是啊,一下子又过了二十多年,人啊,有几个二十多年???“

杨子轩设想过很多见面的场景,但是却没想到木老见面后竟然会跟他聊起了家常,更没想到木老毫不忌讳在他面前谈起了身世的事情来……

不过啊,在某些大家族,父子的政治理念不同,爷削、政治理念相反,甚至处于不同的体系内,两个斗争到白热化的家族,私底下却有千丝万缕的联姻关系,都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件杨子轩叹了口气,也许木老看惯了。

“你啊,就不要叫我木老,木老的私底下可以叫我木爷爷……”木老喝了。茶,急促咳嗽了两声,被呛到了。

杨子轩忙上前帮他拍了拍背,见他拘偻的背影,难免有一丝心酸,问道,“木爷爷,耍不我叫保健人员进来?”

“不用,不用,老毛病,一到晚上就会咳两声。”木老咳嗽了几下,喝了。水,又恢复了精神。

木老拍了拍杨子轩的乎掌,让他回去坐着,想起了很多事情,“现在我们这个体系内知道你身份的人,还是少数的,志温都没十分了解,只是了解个模糊,但是你渐渐往上走,你的身份,你的过去,可能成为你在某方面的助力但是也很可能成为你的负累。

但是不管你什么身份,有过什么样的过去,这些都不是太重耍的,重耍的是你做了什么口子轩啊,你既然走上了从政这条路,就记得,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很执着于一些表面的东西,但是后来越走越上,就越来越为这些负累,我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悔的口所以,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

木振中曾经活跃于财经和经济战线,非常熟悉径济工作,在经济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力,曾是国内经济决策圈层溺骸心人物,但是此时却跟杨子“为人处竿刃和为官之道。

杨子轩此时只能“虚心听意见”,不管他对木老过去主导的一些经济政策认不认可,不管他对木老这个体系认不认可,都不妨碍,他对这个曾经为国家做出过不少贡献的老人的尊重。

虽然,他不是太明白木老此时跟他谈这番话,是基于什么立场,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

“我送你一句话一我们坚特一件事,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木老微微眯着眼睛,灯光下,显得凝重又和蔼,“好了,谈谈你对广陵的治理思路吧其他我就不拉太多了……”

杨子轩记下了这句话,才开始汇报了一下广陵的情况。

“资本的力量已径在崛起,刹在不再是过去行政手段可以替代一切的时代,市场经济这道门一旦开了,就没有关上的可能,不可能有孤胆英雄再把这扇门关上口但是从你刚才谈到的一些广陵的做法,我却觉得你在压制部分资本的力量,这会不会造域外界的误解,而且和你本身身上的改革色彩不相符?”木老毕竟是曾经国民经济核心决策层的人物,一眼能够洞穿杨子轩做法的本质。

听到杨子轩在压制陈伯庸吕家这些资本力量,就点、出了他心丰一点疑问。

当然,他没有评价杨子轩这朽做法的对错,只是反问杨子轩。

“木爷爷你说得很对,市场经济的概念,在几年前就提出,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意味着过去很多计戈经济时代的经验和办法都没办法继续使用,意味着我们正式跟计戈经济告别,走上资本主导经济的道路同时,也开启了国内经济融入世界的道路。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过渡斯。

从计划,经济走出来,我们不可能一蹦而就,只能真的摸着石头过河,因为过去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有过这样的经验,带着十几亿人口转型,我们没有可以借鉴的对象,只能靠自己来。

在这样过渡过程中,资本力量会逐渐增强,对应的问题,就是行政的力量耍退缩,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行政力量应该怎么退,在哪些行业退,退到什么地步才合理呢?”

杨子轩喝了。水,润了润喉咙,“我感觉行政力量不能过强,但是也不能无底线的退口耍知道即便在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如米国,政府都已经从自由经济时代的企业守夜人,转变成为积极的干预者口凹年代开始在米国盛行的新凯恩斯主义,可以说继承了这个积极干预的主张口所以,我对现在国内某些改革体系人物提出激进的主张,比如全盘学习西方自由经济,抱着怀疑态度,又对某些保守人物继续死守计戈经济那一套抱有反对态度……”

杨子轩这番话,可以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第一,木老和其他几个老人撑起的这个“中间体系”,一直在经济政治主张上面目模糊,说白了,就是“组织松散”,没有突出鲜明的主张。

杨子轩有过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之后,对经济的发展的看法,也是在自由和保守之间取一个平衡点,他所耍做的就是去探归……”这个平衡点,到底在哪里?

其实这也是一个“中间”的理念,和木老这个体系,是有一定的契合度的。

木老摆了摆手,脸上没有笑容,说道,“那你觉得你目前探渺到,行政力量应该退到哪一步了吗?”

杨子轩摇了摇头,表示遗憾,“我目前还是在试验阶段,但是我即便是耍实验,也耍做到更精细化,而不能一刀切,比如在国企和乡镇改革问题上,我都不想做一刀切,而是希望尽量能够做到,一企一议,有些乡镇企业和国企,虽然在亏损,需耍改革,但是不应该随便甩报包袱,给外企,给民资随便兼并收购,这是一种很粗糙的操作方式,必然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去年,国内对国企改革的主流声音和政策,主耍措施包括:兼并破产,合并组建大型企业集团而且效果也不是那么显著。

杨子轩这番话,隐隐是对这一措施的“过于粗糙”的不认同。

“你的想法很多,我了解了。”

上一篇:卷六 广陵风云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团拜会! 小说目录 下一篇:卷六 广陵风云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