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连载小说 > 冒牌干部 >

卷六 广陵风云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态度!

时时彩哪个平台最好 www.020ya.com 即便从国民经济决策层退下来,木老也不会轻易对国内的经济现行政策“发声”,尤其是他这种退休高级领导,一言一行,别人都会将之视为风向。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长期在国内经济战线工作的老同志,木老却很少对现行经济政策,方向,调整提出自己的建议,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意见。

反而对文化工作,他有过几次发声,不过言辞都比较温和。

杨子轩很难从木老的言语,表情,态度中推测出,他对自己这番见解有几成赞成和同意。

杨子轩又陪着木老泛泛而谈的讨论了经济工作的心得和经验,木老很少说话,只是听着,偶尔的发问,都切中要害,彰显他依然在私底下十分关心国内的经济工作,对目前的情况,没有脱节,没有落后。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杨子轩看时间差不多,方才离开会客室。

陈志温坐在沙发上等着他,抽着烟,见他出来,又见他两手空空的,就知道木老收下了他的小礼品,心里纳闷,木老可是不怎么收礼的。

“你在金京有下榻的地方没有?没有的话,可以到省府招待所宾馆凑合一晚,明天一早回广陵,现在回去,可能太晚了,走高速也不见得很安全。”陈志温起身往来走,杨子轩跟在他身边。

“广陵在金京有驻地,那边能够安排得下。”杨子轩当然不想去住省府招待所宾馆了。

“我让小王送你过去吧。”小王是陈志温的专职司机,陈志温缓缓说道。

“那行。”杨子轩再推辞,就要让陈志温生疑了。

车子在黑夜中前行,陈志温便随意问道,“和木老谈了些什么?”这也是他最关心的。

杨子轩将木老和他“叙旧”的那段略去,只谈经济方向问题。

“子轩啊,你的想法是很美好的,但是实际操作上,却可能遭受到这样那样的困境。比如你现在压制广陵的资本力量,现在已经有反弹的苗头了,别的我不太清,但是光正集团的吕家和万冠集团背后的陈伯庸,都对你有比较大的意见,他们在省里也有些支持力量,这些力量一旦联合起来,那很可能要给你致命一击呢。”

“既不支持资本力量,又不支持保守势力,你这样做,会两头都不讨好,稍不留神,就是墙倒众人推呢……”陈志温这番话算是善意的提醒。

他觉得杨子轩现在在经济上的主张,更像是一“墙头草”,是幼稚的,不成熟的,理想主义的,不实用的。

又不支持相对激进的自由市场经济,又不支持保守派对“国有资产”的层层?;?,这不是墙头草是什么呢?

这种幼稚的,不成熟的,理想主义的,不实用的“想法”,自然不可能入木老的法眼,提出来,都显得贻笑大方。

“万冠也开始在省里搞小动作了?”杨子轩并不想在“对错”问题的上纠缠下去,很快把话题引到了陈伯庸身上。

“这个你可以自己去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省府会支持你开展工作,但是不能事事都能出面帮你摆平,省府现在压力也很大,方方面面关注的人太多,有时候力不从心。”陈志温并没有直接帮杨子轩的意思。

杨子轩算是听出了点什么来,木老这次怕是下达什么任务来了,陈志温才显得这么凝重。

陈志温现在可不是孤家寡人在奋战,作为体系的第二代核心之一,他身上肩负着重任。

“子轩,从你这个广陵市长视角分析分析现在省里的局势,或许能够给我启发也说不定。”这也才是陈志温想和他同乘的根本原因。

“朱书记调整金京的班子力度很大,朱书记应该对南苏中部有布局,这应该是他下子的第一步。”杨子轩笑着说道,“这个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

陈志温点了点头,“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金京和中部几个城市,确实一直存在较为紧密的联系,这次调整,可以说是就坡下驴,水到渠成,任谁都不能说不合理。”

杨子轩笑着说道,“金京中部,说白了就是三个城市,广陵,静海,金京,广陵和静海虽然没发展起来,但是两市发展潜力,都极大,和金京形成联动,可以对崛起的南部城市群,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另外这也标志着,朱书记更重视地区发展的均衡性,而不是一味重视南部城市群。这确实一直以来,都是南苏的短板之一。

南苏的经济实力曾经放眼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在前几年却遭遇滑坡,有一个大的原因,就是南苏省内地区发展差异大。地区发展的均衡性,肯定要逐渐提上日程。

等中部城市群布局好了,下一步应该就是北部城市群了。”

陈志温之前虽然偶然思考到这个问题,但是杂务繁身,加上对朱礼和的“战略思维”判断不清,这段时间省府的工作,有较大的“盲目”。

“北部城市群……”

陈志温虽然脸色不改,但是心里早已掀起风浪,北部城市群,徐城之外,普遍经济基础较为薄弱,在经济方面,一直不是受到很大的重视,但是因为北部城市群,地域广阔,区县众多,一直在省内的政治影响力不低,还源源不断给省委省政府输送“后备干部”的力量……

经济不强,政治不弱,这是北部城市群的典型特征。

如果朱礼和的战略目标是“北部城市群”,从中部城市群下子,逐渐过渡到北部城市群,那成功的可能性很大。现在,应该还有很多人没能洞悉朱礼和的“战略意图”。

省内有很多智囊,很多谋士,很多专家,但是目前主流看法,都认为省委目前对中部城市群的调整,是想给南部城市群压力,缩小中部城市群和南部城市群的差距。

同时寻找到南苏新的增长点。

南苏前几年的增长速度太慢,今年要加快,指望南部城市群快马加鞭,不太现实,因为姑苏和梁溪这两个南部主要城市,都受到集资案的影,暂时增速肯定会放缓。

扶持中部城市群,是一个不错的举措。

暂时很少人认为,朱礼和的战略目标是北部城市群。

“中部城市群可以说扼守了北部城市大部分的南下交通咽喉,比如北部城市群,货物产品要南下,走广陵港,顺黄江而下,到黄埔市,这是最优解……”

陈志温瞬间更加理清楚这里面的关系,朱礼和控制住中部城市群,基本就能够扼住北部城市群的“南下交通咽喉”,等于控制了北部城市群的经济,可以更加顺利的在中部和北部城市群,推行他的政治经济理念,进而影响南部城市群……

“这说白了,就是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南部城市群一向以来和黄埔市联系更加密切,政治经济局面极度复杂,省委贸贸然的去调整姑苏,梁溪,太州,很可能面临这几个大城市不买账的局面……但是换一个策略,就不同了。如果省委已经能够让中部城市群,北部城市群统一听省委指挥安排,那南部城市群,基本没有不听话的余地……”

杨子轩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罗浮给陈志温,出谋划策的时光。

言辞之中,已经把省委和朱礼和,视为“假想敌”。

朱礼和和省委这次对中部城市群的调整,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借着集资案冲击下,“全省大调整”的契机,对中部城市群进行了一次人事洗牌,同时推出“中部联合”的这一张经济牌。

杨子轩能够洞穿朱礼和的“战略意图”,也是基于脑海里残存的记忆:南苏在今后十年内,都比较重视全省均衡发展的理念,兼顾落后地方的发展,而不是一味的给发展起来的南部城市群堆资源……

这个战略,不谈成功与否,至少是得到过中央层面的广泛认可的。

也就是说,这个战略无论是在政治意义上,还是经济意义上,都是十分正确的。

朱礼和打了一张好牌,又增加了自己继续“进步”的筹码。

令人遗憾的是,杨子轩到目前为止,看到省府没有太多的举动,省府甚至对朱礼和这个“战略”,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跟进。

陈志温也许还沉浸在“零和思维”中,认为朱礼和和省委,他和省府,之间只有一个能够胜出。

这种思维,在杨子轩看来是极为落后的,明明能够双赢的,为什么非要跑到输的那一边去呢?

如果陈志温带领省府跟进跟随朱礼和的战略,别的不说,至少能够赢得中央层面的认可的,这对他冲击南苏省委书记的位置,是极为有利的。

陈志温露出了一丝深思的神色。

杨子轩这番话,固然给了他一个新的启发,但是他并不是十分肯定杨子轩说得对不对,他对杨子轩在深层次上,已经有一种不信任感。

因为杨子轩在广陵某些施政政策上,本来就显得有点不够成熟,比如阻止万冠集团和吕家这件事上,就处理得不够成熟。

一个不够成熟的人,怎么可能提出一个成熟的意见呢?

司机小王把杨子轩送到广陵的驻省办,杨子轩没进去驻省办,而是通知老刘开车过来接应他,送他回到金京的别墅区

……

陈志温直接回省府办公室,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木老的电话。

“小杨,想法还是很多偏颇,他这个人,我比较了解,理想主义成分较为浓厚,可能还要继续打磨打磨,说错什么话,希望木老您多多包涵。”陈志温先是一副“护短”的姿态,帮杨子轩辩解。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木老响亮的声音,“志温啊,子轩跟我谈了一下他对国内某些政策的看法,比如对资本的力量看法,我感觉是有比较多可取之处,其实一市和一省有相似之处,一个市长要面临的经济问题,和一个省长要面临的经济问题,也有类似之处,你可以多多留意广陵的施政,不妨拿来参考一二……”

陈志温惊愕得甚至烟烧到手指头,都忘记捻灭,直到感觉痛,才甩到烟灰缸中。

他怎么都没想到,木老会在一定程度上认可杨子轩那一番话,那一番,早已经被他定性为,幼稚,理想主义,不实用的话。

他可不认为木老是在无的放矢,这个曾经在经济战线上工作多年的老人,别的,你可以质疑他,但是质疑他看经济问题的眼光,无疑是自打嘴巴。

“他谈了挺多自己的见解,这些见解,在我看来,正如你说的,有偏颇之处,但是也有很多正面作用,甚至可以说,让我耳目一新。他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不仅仅他需要思考,你也需要思考,甚至更高层的领导,也应该思考——市场经济大门开启之后,资本力量在崛起,行政力量在逐渐后退,但是行政力量到底应该怎么退,该不该退,在哪些行业退,退到哪一步,才算好?”

陈志温此时心里更是震撼得无以复加,他接触到木老之后,从来没见过木老会说这么多话的……晚上木老找他谈话,大部分时间也是陈志温在说,木老在听,很少会插话,很少会评论。

但是这次在电话里,木老却说了这么多,而且都和一个人有关——杨子轩。

他做梦都想不到,木老竟然会认可杨子轩的部分观点,在他看来,杨子轩跟木老那番谈话中的观点,基本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是不成熟的,但是,偏偏……

“行政力量应该怎么退,该不该退,在哪些行业退,退到哪一步,才算好?”陈志温复述着杨子轩这个问题,心里也迷茫了,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是一直没有人提出来,或者提得这么到位。

这个问题,可以考验现在现行的一切改革政策,比如说分税制,这是中央行政力量加强的体现,这是行政力量不该退的表现,如果行政力量放松对“税收”控制,那肯定要天下大乱的……

现在改革者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改,怎么改才不会触碰到地雷,怎么改才能够赢得上层认可,市场认可……

这也是陈志温越发谨慎的原因,尤其是出任南苏省长之后,他明显下子更加谨慎,越来越以“保守者”的面孔示人,而不是以前的“改革者”,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改,怎么改才不会触碰到地雷,才不会触碰到上层认定的红线……

说白了,也是对杨子轩提出的这个问题,思考不清,甚至没有思考。

木老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

到了他这种层次,说这么多,已经是破例了,到了他这个层次,甚至不需要说一句话,只要露个脸,见个面,在别人看来就是信息,就是情报,就是态度。

他承认自己确实对杨子轩这个小字辈的娃娃,过于轻视了,杨子轩本身看问题的能力,超出了他的预期和想象……

现在,他重新评估了杨子轩的作用。

才有了和陈志温的这样一番对话。

他早就看出,杨子轩和陈志温之间,虽然是体系内的二代,三代的关系,但是杨子轩却出现了几次和陈志温步调不一致的情况,有疏远的可能,比如在集资案的问题看法上,杨子轩就和陈志温步调不一致——最终结果也证明了,陈志温那一次急匆匆的捂盖子行为,是一次不够成熟,冲动,没看透本质的失败站队行为。

而杨子轩在成功站队之后,迅速从集资案漩涡退出,证明他有足够的洞悉力。

这也是木老这次想要见见这个年轻人的原因之一。

……

杨子轩回到别墅之后,细细回想木老今晚的会见。

木老虽然释放了足够多的善意,但是木老本身态度都不是太明确,

在对待杨子轩身份背景问题上,木老也是非常巧妙的,让杨子轩不要关注自己的“背景身份”,而是一味低头干活就可以了。

这让杨子轩对这个老人,有一定防备,又有一点找到“靠山”的感觉,有一定的安全感,又必须防备木老可能有别的想法。

“活成精的人,果然是没那么容易被看透的。”杨子轩虽然极力表现自己的“经济态度”,但是木老始终也没有表态,支持或者反对。

“不过,木老这次接见我,对陈志温应该有较大的影响,至少暂时不可能彻底抛弃我,这样我即使做了一些不让他满意的事,也是可以的,这倒是给了不少可操作的空间,不必继续完全受制于省府和陈志温……木老单独接见我,其实也有敲打陈志温的成分,让他不要过分的压逼于我……活成精的人物,真是一言一行,都值得揣摩……”

上一篇:卷六 广陵风云 第一千两百零四章,见木老! 小说目录 下一篇:没有了